• 水幕廠家成立于2013年,是一家專業從事水幕的研發,銷售的高新技術企業,主要業務為水幕墻,包括水幕墻設計,水幕系統制作等,若您有水幕相關需求歡迎咨詢我們。
  • 聯系電話:

    400-6688-1196

  • 郵箱:

    Support@bjxlmq.com.cn

?蓮池

不知誰家的狀元烏紗帽,丟到鳴山前面的河上,丟去名氣來。那一對紗帽葉子形狀就是東西走向的小河道,把塘河水引入;那帽心就是池塘,有水中央的含蓄美。水脈與山脈相通,山和水結合,柔剛并兼,導致大旱天的河水不會干涸。

也不知誰家,把岳爺殿、鳴山寺筑在此處,吸納其精華、靈氣,以蓮花點綴,取名為蓮池。

這里的水與山上的月色相融,是千百年來不改的初心。我在蓮池邊住了二十多年,毎當夜晚看見泛白的水面,仿佛聽見山那邊流過的水聲,仿佛重新讀到古人到此一游留下詩歌,說是,小寺,麥浪,杏花,客船,一個個畫面擷取。

昨天的池岸,荒草叢生,唯有一棵榕樹相依。今天,柵欄圍繞,長廊依水而立,水車悠閑轉動,水霧迷茫,水幕電影,音樂響起,紅燈籠染紅了石板路。

現代和古典的氣息,宛如水一樣流淌,清爽舒適。一長串的風雅,伴隨著水汽粘濕你、他和我的衣裳。

?橋頭

鳴山橋頭第一灣,從詩句里唱絕了歷史。塘河的水,裹挾在風、雨之中,作一個美好姿態,拐彎而進入與一座孤山相濡以沫。只有這一灣,彎出詩意來,彎出古樸自然來。

東西走向的橋上,留下許多東西。比如,眺望南北河水的流動,雖然缺乏長江浩然之氣,但能可以想像這里水跟十公里外的飛云江相接,宛如白云飄逸自在。

橋影,人影,迷離徜恍。想當年,南宋,故鄉仁人之士蔡必勝站在橋上,調度塘河岸壘石的光景;還有陸放翁的“氣吞殘虜”的足跡,至今只能是一個影,在水波蕩漾著,閃耀著。

模仿《西游記》故事情節,把古溫州的一種思緒寫下《南游》的主人陳十四娘娘身上。看到橋頭第一灣,于是聯系到對面娘娘宮,掛上“鳴山第一宮”篇額。從此,娘娘鼓詞帶著第一宮的香灰撒遍萬全垟各村落,娘娘詞的唱調帶著第一灣里的水滋潤而悅耳。

清風陣陣,是橋頭的動詞;第一灣,是橋頭的形容詞;鳴山,是橋頭的名字。把它們去造句,串聯起來,是美妙的事。

?石馬

石馬,造型精美,體態矯健,從古代墳墓跑岀來,攜帶的全身苔痕,告訴了歲月漫長,在人煙里穿梭。它的主人無法攔住馬韁繩,只好在黃泥土祈禱馬魂,如石頭不朽。

四頭 石馬,兩位主人,陳宣和馬俊。雖然,他們生于不同時代,可是都有一個忠誠的情懷,縈繞著馬周圍。村人,愛護它們,不讓孩子騎馬,不敲打馬,有的甚至燒香膜拜。

懷舊是一種心情,復古是一種元素。而今,人們把石馬當成追魂,讓石馬戴紅花,讓石馬鞭炮聲下菩提。立碑。

馬嘯嘯,馬的奔馳,是忠實履行。眼前的馬,不是一塊石頭,是一種精神寄托和哀思,是一種奮進的號角吹響。

?石板路

鳴山的石板路,不是昨天的附草帶露的,而是嶄新、平直、均勻成方塊的通向村子里的內心,仿佛在激動。

石頭的遠古源長,從大山深處刻磨出來的精華,到這里進行美麗的鑲嵌,給人踏踩。不管你走多遠的路,不管你何時來,都是一陣子的春風拂面,都是悠閑的氣場氤氳。

在燈光、樹影、小橋流水映襯下,在詩畫般的江南水鄉風情蕩漾中,石板路靜靜地躺在山下塘河邊,準備沉睡千年,可以設想這里別的物種可能成云煙,唯一的石板路金子般的溫暖,默默地流淌歷史長河中,至深至長。

?鳴山

鳴山,是山名,也是村名,也是它的乳名,從古至今叫到今天,叫到未來。

我不相信唐朝邛崍人羅袞寫下“山自鳴”的詩句,就是溫州鳴山。天下鳴山很多,就像這里鳴山的后面的金山、銀山,五行說道,山形如圓屬金,稱金山,形如木屬銀,稱銀山。

鳴山,是萬全垟的七星山首席代表,臥虎,又名為伏虎山。山藏水,溪涸,可涓涓細流的泉水通向蓮池、十幾個古井。

我相信鳴山的“鳴”于山洞,尋找多年,偶然間發現斑鷹洞,洞邊安置神佛來祭祀。由于以前放炮打巖,洞消失了。此洞朝東,面向東海,古時潮漲潮落,潮水涌上,海風吹過,成轟鳴,自然包住聲音回蕩。包音,與今天的斑鷹洞近似于諧音。后人取此洞為斑鷹洞,進行神化而敬之。

鳴山,洞無存了,無鳴了,但是它一鳴驚人,鳴出古色古香了。

?小隱廬

暗灰的墻壁,斑駁陸離,印記著悠悠歲月。

眼下是泥水匠阿卓老伯輕打細敲,露出篇額大字"小隱廬",小字是項耿題,戊午,蒼勁有力。

據他說,原來文化大革命破四舊運動時,蔡宅歸公為糧庫收購站,紅衛兵叫他父親削平門臺所有花鳥雕塑,管理員提一桶石灰讓他爸填平所有文字,防止蔡家反案或者徹底清除四舊痕跡。

他還欣然地講到,這門臺是他爺爺建造的,長而薄的磚塊,直橫錯落有致,按一定紋路堆砌,特別是兩根柱子頂部呈球體,全是細磚頭壘成。左右兩邊嵌入對聯青石板,不知那位紅衛兵小將挖掘丟掉何處。為了尋找對聯,老書記陳煥甫說記不清了叫我考查一下。左聯是"天半朱霞云中白鶴",右聯是"山間明月江上清風"。出處于蘇東坡的《前赤壁賦》文字,對的很工整,也很吻合財主低調、歸隱的居士逸樂。

事情真恰巧,年輪似乎回歸,三代人圍繞門臺忙來忙去。

THE END

作者:陳士彬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標簽:
日本色网站导航